2013年8月26日 星期一

關於"女人的抱怨,其實很有深度"一文,我發現男人的抱怨,其實沒什麼深度。


我看到這篇文章後,發現將男女生的文字對調,再改一些些字眼,發現一模一樣通順。

我想表達的是,吵架的時候女人看男人跟男人看女人都一樣...
都是你看我不爽,我也看你不爽(!?)

以下文章,藍色字眼為我基於原文而修改或我自己的意見。

蘋汝妹說:「女人的抱怨,其實很有深度。聽不聽得懂,端看你的層次夠不夠。」
我說:「男人的抱怨,其實完全沒有深度。聽不聽得懂,端看有沒有聽到。」



這大概跟我們生來細膩直白的「心理結構」有關,相信我,我們都很羨慕男人放空時直線思考的狀態我們很難理解女人在思考論述時天外飛來一筆的能力。偏偏一件他們我們乾咳兩聲就能略過的小事。在咱們她們女人眼裡卻必須經過精密的剖析SOP,偵測出背後的事發原因。

聰明女人的抱怨絕對分兩種,狠話只對姊妹飆,謊話只對男友說。
男人的抱怨絕對分兩種,狠話不一定對哥兒們說,謊話只對女友說。
(註:但男人不論抱怨方式是怎樣,都是笨蛋,除非你聰明到不跟女友吵架。)

感情裡的私事,其實我們也不想公開,一來這關係到挑男人女人的眼光。二來假使隔牆有耳,自己的私密問題變成陌生人的飯後話題,豈不是笑話一場。偏偏有些話,男人女人就是聽不懂,她可以把你的話重複一遍,可是就是不懂!(註:更甚者,是重複並且扭曲一遍)

與其每個微小眉角都吵過一遍,花整個晚上溝通,倒不如把當下的不爽闡述給好姊妹好哥兒們,因為她們他們在意的點。不需要同仇敵抗,簡單哄妳兩句幫你靠杯幾句心情就能舒緩,女人男人有時候爭的不是真道理,只是需要那一股認同感而已。

也許過了一夜,情緒已如浮雲般輕透。我們又重拾力氣和男友女友演上一齣撒嬌道歉戲,身邊的永遠不會知道,昨天的曾氣到想把掐死。女生男生之間的取暖,是一種女孩子家男人間溝通的方式,實話赤裸得難聽,只需要說給不會受傷的人聽。

透過當局與旁觀的一來一往,幾句真實從心底吐出來的話,反而會讓思緒更有條理、癥結更加清晰。有人和自己站在同一陣線,反而會激起我們帶有母愛父愛溫柔疼女兒本性,讓寬容融化了怒氣。八卦這事情我們每天都在說,但遭受親密閨友背叛這事可不是每天都有。

信任有酒的空間裡做自己、談真心,比去夜店拚酒大罵男人女人更有意義。這就是為什麼慾望城市(註:這我還真想不到男人間相對應的影集是哪一部)會如此讓女性同胞著迷,姊妹淘哥兒們的存在對於女人男人來說如同空氣清淨機垃圾掩埋場,經過這一輪洗禮,整個人會煥然一新。(註:垃圾掩埋場,你知道垃圾一直在下面,你也知道你的抱怨總有一天會超過容量)


由壞轉好的這段過程,男人女人的存在只是吃力不討好,講了也未必聽得懂,聽懂了也未必知道怎麼做。與其讓這段「邏輯的距離」磨光雙方的感情,倒不如乾脆點用女人男人的方式把髒空氣垃圾處理掉。雖然沒聽到真話,但是失控的理智線銜接了;雖然繞了一大圈,但是我們把問題給解決了。

聰明的女人男人不會把私事公開說,但是取暖的空間還是要留。我們不會在街上翻臉,也不會在臉書上互掀底牌,幫男生女生顧全面子、也維持兩個人感情溫度的裡子。我們之間的取暖,不只是任性的代表作,是為了與走更長遠的不歸路。

----完----

其實男女生的處理方式雖是大相徑庭,但其實本質幾乎一樣,特例當然也存在。